为什么他设计的MUJI可以改变世界潮流?

发布时间:2017-05-11 10:25
浏览次数:3
日本的艺术既可能简朴,从日本的设计作品中可以看到一种静、虚、空灵的境界,更深刻的感受到了一种东方式的美感。为了感受这种美感,飞诺旅行组织了日本美学设计游学班,有机会约见原研哉、中村昌生等日本艺术家。快来和小巴一起开启日本美学的考察之旅吧。
 
原研哉,一位并不聪明的设计师。在一颗硕大的头上,是一张扁平的脸。五官紧凑,留给其它地方以充足余地长得“肉乎乎”的。少白头成为了他形象的一部分已经多年,现在连下巴上的胡子也已全白。银质八棱眼镜后面,是一双羞涩的眼睛。因为是左撇子,他的左手能很灵活地做出各种手势,右手则一直压在膝上。当他阐释他对“白”“空”“简单”以及无印良品那套节欲哲学的理解时,他的神情显得严肃,似乎要去摸索尽可能准确的词语和逻辑。但在说到自己的产品设计时,他的兴致却很高。那些作品更多是直觉的产物,带着些肉欲、性感。他很乐于让别人领略到他的多面性。他就是头顶日本中生代国际级平面设计大师、无印良品艺术总监等众多光环的原研哉,骨子里其实是一个传统而谦逊的日本人。这位日本新一代设计师的代表极其勤奋,工作对他来说,就像杂技演员抛球一样,抛的球越多,越要专注于每一个球。用原研哉自己的话说,就是“我不觉得自己聪明,甚至觉得自己是比较笨的那种,只能用勤奋来弥补自身的缺失。”
 
设计的独特性。在日本本土,从事平面设计工作的他,作品从车票底纹、酒瓶、书籍、奥运纪念册到医院,无所不包。这位深受日本传统文化思维影响的设计师所理解的设计工作,是用实践作品去表现哲学问题。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提醒自己,要跟流行趋势保留一定的距离。要执念于内心深处的东西,努力去挖掘内心的感触。“白”,是他作品身躯的骨骼。在很多设计中,他都选用白色为作品主色调,但这绝不是规避其它颜色。从某种意义上说,白并非简单的没有,而是多种色彩一起组合而引起的“混沌”,这和中国绘画中“留白”这一概念相似。“当Nous将注意力集中于此类抽象美时,Nous的感官就会如同古筝琴弦弹奏的优美乐曲一般,抑扬顿挫。”原研哉在他的作品《白》里的这段话,道出了对美学与设计的独到思考。正如所有设计师都该留意的一样,设计出的产品是否能让客户眼前一亮,是认真解决商业问题、克服各种瓶颈时应该反思的问题。
原研哉的设计,更多地引领人们走向自然,回归本质。在他的设计之中,极大地尊重人性,以人为本。他为山口县光市区设计的标识系统,就是这一理念的良好体现。医院的指示标识,部分是用棉布作为材料,给人以亲和的印象。在设计之中,原研哉考虑到病人紧张的精神状态,以柔软常见的布料配合指引,能够缓解病人的情绪,给病人营造一种轻松之感。他设计的无印良品的风格,大多数人都很熟悉。在这个无处不品牌的时代,无印良品却在“淡化品牌”,MUJI之所以如此流行,在于它倡导了一种生活的哲学,即去除一切非本质的、不必要的装饰和加工,只剩下本质的功能和单纯的材料本身,供人使用和欣赏。这种崇尚自然的设计理想,和高品质、不花哨的产品风格,以及其倡导的生活方式受到消费者的广泛支持。 被认为是当代最具“禅的美学”代表性的品牌。À propos de对茑屋书店的导视设计,则是原研哉运用五感设计的经典实践。所谓五感设计,就是以人的五种感官为基础,与形状、颜色、材料和质地打交道,让人们更真实地感受作品的魅力。书店的logo型式由TUTAYA更新为茑屋书店是项目的特征。该LOGO易读、且形式简洁。VI(视觉识别)利用粒子化将LOGO处理为点阵的集合,由此创生出众多风格各异的组合,让人耳目一新。考虑将穿孔金属板进行冲压后,制作成半透明且极薄的结构体。将大号文字摆放在便于识别的位置。这种结构具有薄轻性和穿透性,而且表里均可识读。广告系列命名为“读书的人”,试图以正在看书的人身上散发出的那种特殊的美来表现对坚持自己人生信条的人们从心底的尊严。广告文案是“欢迎回到书的世界”。原研哉的设计,既具备实用功能,同时也不乏美育教化的能力。注重细节上的设计,能够带给使用者的心理感受,让使用者在使用过程中能够带着愉悦松弛的心境。日本的优秀设计,注重美学的简约。但在朴素的风格里,却蕴含深刻的设计理想,Nous应当学习的不仅是原研哉设计的手法和对美的表达,更为重要的是学习他匠心独具的设计理念与原则。
阅读更多Blog